北京新闻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军事频道 >

有人骂我大锐雯,我揍了黑社会 91

时间:2019-10-29 16:20:33
有人骂我大锐雯,我揍了黑社会 91

  “东哥,我也不和你绕圈子了,那天虽然我不是有意要站出来的,但是也算是帮了你一个忙是吧,你应该知道我来这里的原因,我想要的不是升职,而是……。”
  在我的话还没说完的时候,曹维东就打断了我,“年轻人,我刚刚说过我很欣赏你,看重你,而且你也做的确实不错,我这个人赏罚分明,现在已经赏你了,也就是说那件事已经过去了,我希望你不要得寸进尺。”
  说这段话说到最后的时候,曹维东的脸上已经带着一些阴沉,显然是看到我还想提要求有些生气了。
  “得寸进尺,是么?我……”听到他的打断,我也有些火气上头了,正准备要接着说下去。
  但是曹维东冲我示意我先安静,然后拿出来手机,按了一下,然后对着里面说道,“小博,你带几个人来这边一下。”说完他就挂了电话。
  我强忍着,看着曹维东把电话打完,我知道,曹维东这算是在威胁我了,喊周博过来,还带人?呵呵。
  他的意思很明显,我就是不让你说下去,你能怎么着?
  看着曹维东的样子,我刚刚一直忍着的怒火,一下子就好像全部都从我大脑中涌了上来,我猛然间就站了起来,双手握紧了拳头,然后盯着曹维东。
  我毕竟才是十六七岁,我有我的热血,我上次为了他这里,被人打成了那样,可以说半条命都没了,而现在换来的呢,只是我想提出一点要求都不让我说话!我特么我当初站出来还拼命,都是白拼了是吧。
  真的那种气氛感上来之后,我感觉到自己是一切的理智都一下的没有了,眼前就只剩下了曹维东这张可恶的嘴脸,恨不得现在就上去打掉他满嘴的牙,我相信我能做的到。
  但是在我就要出手的时候,我突然间停住。
  因为我发现,现在在我面前的曹维东居然没有一点点的慌张,而是一脸的冷静,甚至眼中还带着一些笑意,似乎是在嘲笑着我,然后冷艳旁观我接下来怎么做。
  是啊,我应该怎么做?
  我现在出手,是,能把曹维东打一顿,可是然后呢,然后曹维东他手下这么大的一个产业,而且算是黑社会老大,有人揍他了,肯定不会忍住这口气,他会找来人,收拾我这不算什么,可是依依还在他的手中,万一他对依依怎么样呢?
  那我这段时间的忍耐,不就都等于是白费了么?
  曹维东就近在咫尺,我只要伸出手就能打到他,可是这一刻我的手臂如同千斤一般,一丝一毫的都抬不起来。
  我终于软软的坐到了沙发上,现在的我的实力和曹维东比,无疑连给他提鞋都算不上,我怎么去和他拼和他抗?我拿什么去和他对着干?
  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高中生,我没钱、没权也没势,而曹维东呢,他的手里有着大把的人,甚至不用他动手,就能轻而易举的让我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。
  看着曹维东,我的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挫败感,从来都没有过的失落。
  有实力的时候,那你说起话来都算是硬气,谁都不敢动你,就比如像菲姐那样,曹维东和她有仇,但是也只敢在背地里动作,不敢当面对菲姐做什么。
  如果我像是菲姐那样,有她那个实力,曹维东现在敢这样对我么?
  我从来没有一时一刻像是现在这么渴望实力的,而我不得不承认,现在的我,只是一个小虾米,任由谁都能在我身上欺负,而且我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的余地。

 我能做的,只有忍耐,也只能是忍耐,看着眼前曹维东眼里的嘲笑,我咬咬牙,心里暗暗下定决心,我会有那么一天的,等着我能够起来的时候,一定会把今天的这种耻辱连本带利的讨回来。
  心里想到这,我的心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间平静了下来,刚刚的那些气愤就好像全部都不在了一般。
  我淡淡的看了一眼曹维东,然后冲他笑了一下,“东哥,你教训的是,是我有些得寸进尺了。”
  而曹维东似乎也没想到我这么快的平静了下来,脸上带着一点诧异。
  我安安静静的坐着,然后拿起桌子上的酒瓶,没有管曹维东的表情,而是给自己倒了一杯。
  “这个酒很贵吧?”我问曹维东道。
  “一般吧,在我们这里卖两千八百八十八一瓶。”那诧异,很快被曹维东给掩盖住了。
  “哦,我还从来都没有喝过这么贵的酒呢,今天就占占东哥便宜呢,得多喝点。”我笑着就拿起酒瓶,一下灌到肚子里。
  其实此刻,虽然我表面上平静了,我知道自己的缺点,我抗不过曹维东,我认!但是今天在这里受到耻辱,这种有功了还连个话语权都没有的耻辱,让我怎么都抹不去。
  表面上越是平静,这种耻辱给我的压抑就越大。
  我现在更多的想的是,我现在想要发泄,发泄出来,而发泄,自然是不能打架了,眼前只有曹维东,我打他?
  我一杯一杯的喝着,男人在有的时候喝酒,也是一种缓解压力,放纵的方法,喝多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  就在这个时候,门口传来了周博的声音,他敲了一下门,然后曹维东让他进来。
  “东哥,什么事?”周博进来之后低头问了曹维东一声,而在他的身后还站着六七个穿着保安衣服的人。
  曹维东说了句,“以后,让小七跟着你做吧,我不在的时候,你多带着一些他。”这句话,就算是给了我很大的权利了。
  曹维东说完,周博点点头,然后看着我。
  我没有管这些,而是自己喝着酒。
  “酒,真的不错。”过了一会儿,我站起来,冲曹维东笑了一下,然后走了出去。
  “博哥,有空么,陪我喝场酒?”我向周博问到。
  周博听了我的话然后看了一下曹维东,对我说道,“现在是上班时间,估计不能喝酒。”他的这句话说的很巧妙,估计不能喝酒,怎么个估计法,曹维东这个老板在这里,只要曹维东点点头,那什么都不是事。
  曹维东一笑,“没事儿,你陪他喝吧,喝的酒,都免单,我们的英雄,应该享受这样的待遇。”
  周博点点头,我笑了一下,然后没有说话,就走出了场子,在走的时候我听到曹维东在我身后说了一句话,“以后,如果你做的漂亮的话,你所希望的事情,我会考虑的。”
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比较好;" />  我的身子只是暂时的停了一下,然后就接着往前走了过去,前面的酒水免单,再加上现在的承诺,这算是小恩小惠么?
  先一个大棒,然后现在给个甜枣,给人以希望,然后在让人为你一心一意的做事?曹维东的这手段,不得不说其实相当的不错。
  那天出去之后,曹维东既然说他免单,我也丝毫的不客气,什么东西贵点什么,应该至少消费上万了吧,这对于我来说,已经是个天文数字,我平时想都不敢想的,但是我知道,这些对曹维东来说也只是很简单的九牛一毛而已,如果我对曹维东点点头,这上万压根不算什么,但是我会那样做么?
  在喝酒的时候,周博说的话,我压根一句都没有听了进去,只是埋头喝酒,我当时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,我想要一醉。
  我的酒量其实不算太好,我只记得当时自己后来喝多了,拼命的吐,后来不知道在KTV的包间里,休息了多久,我摇摇晃晃的站难治性癫痫病要怎么治疗的了起来。
  打车回家,感觉头脑似乎就像是要爆炸了一般。
  我只是坚持到回到楼上,把门打开之后,再后来的一切,我都忘了。
  似乎是有个人出现在我的面前,然后我以为是娜娜,上去抱着她,她的身体很软,很香……。

  感觉到似乎是门响了一声,我的神志才重新回归到了我的大脑里。
  我揉揉发晕的头脑,然后摇摇头吃力的睁开眼睛看了一下,窗外天已经开始蒙蒙发亮了,应该是早晨五六点钟,还早,应该很能睡一会,我调整了一下睡姿,想要接着睡下去。
  不对,我突然睁开眼,我怎么会在床上,而且,这个床是我自己的床!我可是记得叶蓓蓓来了之后,我就去了老爸的那屋的。
  现在……
  我让自己不要冲动,把头脑慢慢的平静了下来,我记得昨天,昨天似乎是和周博一起喝酒,我喝的很多,喝醉了,然后呢,然后我记得我似乎是打车,来到家里,然后开门,在然后有个女人……
  我操,不是吧,我不会对叶蓓蓓做了什么?我急忙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服,发现都还整整齐齐的穿在身上,这才长出了一口气,还好,应该是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,不过也不排除是事后穿好的。
  我接着想,希望能够想到在进门了之后,我究竟是怎么来到床上的,而且还是我的卧室的床?似乎到这里的时候就突然间断片了,后面发生的事情我一点都记不起来。
  在我埋头苦想的时候,门被打开了,我急忙闭住了眼睛,接着装睡。
  此刻我肯定睡不着了,我把眼睛眯开一条细缝然后看着叶蓓蓓走了过来,她的手里拿着一条湿毛巾,光滑的皮肤上,眉头微微的皱起。
  在她快要走到我身边的时候,我把眼睛全部都闭上,要不在偷看的话,她一定会发现的。然后我感觉到她坐到我的床边。
  感觉到头上一阵冰冷,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,刚刚的头晕也暂时好了一些,我知道她把毛巾放在了我的头上。
  我没有睁开眼,毕竟我隐约记得昨天晚上我进门的时候,抱着一个女孩子的,不知道那是我的错觉,还是真的发生了。总之我在没搞清楚自己究竟有没有做什么之前,不敢去光明正大的看叶蓓蓓。
  叶蓓蓓把毛巾放在我头上之后,叹了一口气,我本来以为她要走开的,但是没想到,她居然坐在了我的床边。
  虽然闭着眼睛,但是我能感觉的到叶蓓蓓此刻正在看着我。
  而接下来我没有感觉到一丝丝的动静,也就是说叶蓓蓓没有做任何的事情,就是在那里坐着看着我,大概过了有好几分钟,就在我快要忍不住装作才醒来的时候,叶蓓蓓突然间说话了。
武汉小孩癫痫病早期症状表现t:23.99147605895996px;background-color:#e5e5e5;" />  我能感觉到叶蓓蓓轻轻的笑了一下,“你一定认为我是个坏女孩子吧”。
  难道她发现我是在装睡了?看来我的演技还是不行啊,我心里苦笑了一下,就准备睁开眼睛,但是没想到叶蓓蓓接着说话了。
  “也就是现在看到你喝多了,我才敢这么光明正大的盯着你看。”听到这句话,我知道,叶蓓蓓没有发现我是在装睡。
  所以静下心来等待着她接着说点什么,我希望从她的口中能听到,我昨天晚上究竟有没有对她怎么样。
  “小七,我知道你讨厌我,我正确的做法,现在应该是离你远远的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,我想你,想时时刻刻的陪着你。”
  叶蓓蓓接着说着,“校花,呵呵,很多人都对我这么说过,但是有什么用呢。也许在别人看来,被很多人喜欢,应该是一件相当美好的事情,可是压根就不是这样的,你不知道那些追求者,有多么的烦人,是的,在最初的时候,我也和所有人一样,觉得走在哪里都是别人关注的目光,那种感觉很好,可是时间久了呢?”
  说到这的时候,叶蓓蓓叹了一口气,“随着我长大,我也慢慢的开始明白了,原来那些人看上的,只是我的外表,我现在也不是一无所知的小姑娘了,在他们的目光里,我感觉到了害怕,他们一个个都是只喜欢我外表的,眼睛里看我的目光都带着侵略性,就是那种想要把我占为己有的。”

  “当初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,利用了你,也许你是从当时开始讨厌我的吧,我真的,当时只是想让你帮我摆脱一些麻烦,没想到居然会惹的你反感。因为你是娜娜的男朋友,我也对你有种好奇的感觉,想知道是什么样的男生能够让娜娜倾心。”
  “再遇见了你之后,就能很清楚的感觉到你和别的男生不一样,你不是那么色迷迷的看着我,而是千方百计的想要远离我,我当时都怀疑,是不是因为我长得太丑了,但是看到其他人依然都是那种色色的眼光的时候,我知道,不是因为我没有吸引力,而是你和别人不一样。”
  “也是从那个时候,我还是关注你,然后知道了你的事情,每个女孩子都有一个英雄梦吧,你就好像是出现在我生命中的那个英雄一般,逐渐的,慢慢的喜欢上了你,可惜,你是娜娜的男朋友,我最好的闺蜜的男朋友。”
  “我曾经懊恼过,悔恨过,为什么我不能在早点认识你,如果当初能在娜娜之前认识你,你是不是就会和我在一起,然后让别人羡慕,而不是我现在羡慕娜娜?”
  “小七,你知道么,我当时想要放弃你,好痛苦,但是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,爱情里是没有,如果你喜欢,那么就大胆的去追求,即便是结果不好,那你也曾经努力过,你不后悔。”
  “然后我按照他说的去做了,我追求了你,希望你哪怕能够多看我一眼,呵呵,你是我第一个追的男生呢,以前都是别人追我的,可是,我现在知道我又错了,我当时的主动,换来的是你愈加的讨厌,抢闺蜜的男朋友,甚至我当时都感觉到自己很讨厌了。”
  说到这的时候,我感觉到叶蓓蓓轻轻的抽泣了起来。“也许你忘了吧,有一次你抱着娜娜,而我就站在一旁,你看都没看我一眼,我当时是多么的羡慕她,好想在你怀中抱着的人是我,可惜,我只能默默的看着,看完之后在一个人走开。”
  “也许是上天的安排吧,没有想到居然能在店里遇见你,当时我多开心你知道么?原来我只是偶尔去店里的,可是知道你会去的时候,我当时天天在店里盼着你过来,虽然你还是冷冷的,但是在这段时间,我明白了,爱一个人不是占有,而是看着他幸福就好,我能看到你幸福,我就满足了。”
  “再后来,知道你受伤的时候,我当时脑海中就一个念头,我要照顾你,不许你一个人孤单,所以宁愿和家里吵架也会去陪你,不过,你当时又要赶我走,我是厚着脸皮才呆下来的,你不知道,当时一个女孩子,需要用多大的决心,才能……。”
合肥治疗癫痫专科医院比较好?47998px;line-height:23.99147605895996px;background-color:#e5e5e5;" />  “在你当初认我做妹妹的时候,我考虑都没考虑就同意了,你大概不知道为什么吧,我知道娜娜是我的好姐妹,她对我很重要。而你,是我的意中人,你对我也很重要。现在你们很相爱,我也想明白了,我只要能在一边的看着你幸福就够了。不是女朋友,做你的妹妹,也很好啊。”
  说到这的时候,我能感觉到叶蓓蓓发自内心的笑了一下。
  “所以,以后我是你妹妹,你不许甩开我。”这句话似乎是在警告我,但是说完之后,她突然停止了说话,片刻之后,我就感觉到自己的嘴唇有柔软的东西触碰了一下,可是也只是那么一下就离开了。
  我的心吃惊了一下,但是还是没有睁开眼睛。
  “你好好的睡觉吧,不打扰你了,昨天谢谢你,会是我最美好的回忆,我只能是你的妹妹,我会做好你的妹妹的。”
  叶蓓蓓说完我就感觉到她离开的脚步声。
  我慢慢的睁开眼,看着叶蓓蓓的背影,似乎有些落寞。或许是以前,我真的做的过分了吧,如此的伤害一个女孩子。
  不过,叶蓓蓓那个美好的回忆,我究竟有没有对她做什么?看她走路,也不像是那种刚刚被……的啊。

(未完待续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